湊佳苗《花之鎖》

 譯自:花の鎖

 作者:湊佳苗〔湊かなえ x Minato Kanae , 1973─〕

 譯者:王淑儀

 類型:推理

 出版:時報文化│2013年11月11日

 連結:博客來讀冊生活

 總結:有巧之又巧的設計,撇除上述不合理又灑狗血的地方,整體故事還算吸引人。可惜地是,相似的閱讀體驗讓我少了點樂趣。

 不負責任の私人評分表:「打發時間」★★★


文/起司貝果

如欲轉載、引用請先告知且註明出處和作者。嚴禁鑿盜圖文,違者必究。

萬事具備只欠東風:

  • 《長腿叔叔》Daddy-Long-Legs是美國作家珍.韋伯斯特〔Jean Webster , 1876-1916〕的童書作品。全書以書信體格式寫成,講述了孤女潔露莎,受到一名匿名的資本家資助,進入大學就讀的故事。情節溫馨感人,後被製成動畫撥出,引發各地迴響。

 

感謝 時報文化 提供試讀機會

 

※ 灰白色處即涉及重大劇情內容,其餘皆可安心觀看服用 ※

一直以來,湊佳苗予人的感覺就是極為擅長描繪陰冷、晦暗的人性。她喜歡以第一人稱的觀點、謎樣般的兇殺案、翻轉的結尾,投諸讀者震撼彈,讓人產生大吃一驚的訝然,以及人心叵測的唏噓。從《告白》、《少女》、《贖罪》、《夜行觀覽車》、《往復書簡》一路走來,我們就看盡嫉妒的醜惡、漠不關心的疏遠、霸凌的暴力、自私的冷酷。然而,這些負面、滾燙的怨恨情緒,其實都是開啟事件的導火線;因為它,所以才無法輕易原諒,因為它,才有了復仇的動機。不過,興許是想嘗試不同方向,近來湊佳苗的書不再帶著全然的憤懣,隱約間,總多了股療癒、溫柔的力量,而《花之鎖》正隸屬這種後期混搭風格,即便維持了一貫的懸疑性和讓人極度反感的惡意,但在這層背景之後,它所探討的卻是「放下」的真意。這個決定,對各個角色來說都很困難,對身為外者的我們,亦然。

首先來談談劇情簡介。

光看書底介紹,不禁令人容易聯想到湊佳苗的旗下作品《為了N》。不過,前作《為了N》是指佔據每個人心中的那位特別人選,但《花之鎖》裡的神秘人物「K」,卻始終同指一人。原先以為,對方會分別在書裡的三位主角:梨花、美雪和紗月──的片段間現身,但其實K出現的時機,大都只聚焦在開頭點出的梨花身上。

為了救急身患重病的外婆並達成她的心願,身無分為的梨花決定向多年前曾主動提說要給予金援的陌生人「K」,提出需要幫助的請求。對她而言,對方就宛若「長腿叔叔」般存在,是個形象模糊、無法碰觸的「某人」。只是,梨花心中還有更多懷疑:為什麼他要選擇在每年的十月二十日送來昂貴的花朵?K是什麼身分來歷?已經過世的母親與他是什麼關係?這些錯綜複雜的問題,也經由她的深入查訪,牽引出一樁被埋沒的悲劇。

雖然作者刻意於佈線的陳述上打亂節奏,但在秘密還沒揭曉前,其實我就能隱約猜測出看似毫無相關的三人,彼此間緊密的關係為何。因為《花之鎖》就像櫻庭一樹跨越三個世代的《赤朽葉家的傳說》一樣,是經過外婆、女兒、孫女一脈相承的歷史潮流鋪述,只是前者少了跟當時新聞、社會連結的脈絡,反而較專注細膩梳理前一代人的仇恨,所產生的遺毒。因此,才讓一段本該結為連理的姻緣被拆散,因此,才讓幸福美滿的婚姻生變。但是,湊佳苗卻也讓故事在繞了一圈之後,讓主角站在既往不咎的角度上,給了後面能一次了節恩怨情仇的契機,而這部分,也是《花之鎖》最能顯現出有情的地方。

除了以花作為鎖鏈,串起三個女人的遭遇以外,《花之鎖》中的小鎮情懷,以及穿插眾人的過往回顧也不斷暗示著平行線底下的交集點。只要你夠細心謹慎,就能看出創業八十年的菓子店「梅香堂」,與畫家香西路夫的作品「未明之月」,跟人物之間的關聯性,繼而找出寬恕的意義與理由──不是為了傷害仇人,或對他們的所作所為釋懷,而是代表著親情無以言喻的的關懷。這份愛,要比恨來得重要的太多太多。

 

是啊,人總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案中牽繫著,即使曾經一度切斷了那條鎖鏈,依舊會在別的地方又接上了線。

 



 

延伸閱讀

湊佳苗《往復書簡》 湊佳苗/往復書簡 

 

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♀ 斯巴達棒棒糖 ♂

起司貝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