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在台北的最後一天,

陪我度過的,是一只行李、幾個祝福、和破舊房間。

我拒絕狂歡念頭,

打算將自己埋在時間裂縫裡,

想著你說過,假設沒有存在的必要

想著當時問的那個如果,

如果說,我們還有很多以後,

那你怎麼還會選擇離開我?

 

今天的天空蔚藍,不如往常灰濛,

像個透不過氣的巨網,套住每個人笑容,

只是有點刺眼,

強勢地將我情緒扯壞,

如那天你站在我眼前,像個小孩絞著手

跟我說:「對不起。」

語氣聽起來好真誠,

卻讓我有跌落深淵的錯覺。

 

你是個不愛透露心事的人,

我知道,也從不說破。

有幾次,你的沉默帶著距離,

好幾次,你的消失讓我瘋狂,

忍不住提出要求,不要對我語帶保留,

你點頭,我笑了,

最後如願以償,

我們之間不再藏著秘密,

約定好要坦誠以對,

但最後的最後,卻以這種方式卸除謊言,

句點之前,橫亙著她。

 

這些日子來,我儲備好許多勇氣

就為了能在下一次見面理直氣壯的對你說:

我原諒你,我已經原諒你了。

希望你聽到後,能露出熟悉的笑容,

還期盼你溫厚的大手能摸著我的頭,

但是,我卻沒有足夠的寬容說出口,

寧願背負悔恨去流浪。


思念是座龐大無盡的黑洞,

瞬間將人拉入洪流中。

看著手機,內心湧出強烈渴望,

誰都好,只要有人可以拉住我,

帶我逃離寂寞;

誰都好,只要有人可以抓著我,

逃過記憶沖刷,

我想,眼淚就不會那麼脆弱掉落。

 

我哭了,

為你還停留在我左心室而哭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♀ 斯巴達棒棒糖 ♂

起司貝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