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村薰《空中飛鳥》 書名:空中飛馬

 譯自:空飛ぶ馬 

 作者:北村薰〔きたむら かおる x Kitamura Kaoru , 1949 ─〕

 譯者:張智淵 

 類型:推理 

 出版:獨步|2007年06月26日 

 連結:博客來

 不負責任の私人評分表:「加油好嗎」★★

  

文∕起司貝果

如欲轉載、引用請先告知且註明出處和作者。

萬事具備只欠東風:

  • 不要相信宣傳文宣的口號,這不是純愛師生戀的推理小說。
  • 莎士比亞﹝William Shakespeare﹞的四大悲劇分別為《哈姆雷特》﹝Hamlet﹞、《奧賽羅》﹝Othello﹞、《李爾王》﹝King Lear﹞與《馬克白》﹝Macbeth﹞。

 

※ 灰白色區塊即涉及重大劇情內容,其餘皆可安心觀看服用 ※

本作是「春櫻亭圓紫與我」系列的第一彈,乃日常推理的派系。由於類型在台灣的市場佔有率小、不吃香,所以才一直未能受到矚目。許多人可能不知道《空中飛馬》有榮獲1989年「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!」的獎項吧?也或許正因如此,獨步文化出版社才會為了收攏讀者群而打出『青春女大生VS.熟男落語師!純愛火花即將引燃!!!』的奇怪標語。這兩者壓根八竿子打不著嘛!難道讀書人就能行招搖撞騙之實?嗯?

《空中飛馬》的兩大主角分別為「春櫻亭圓紫」與「我」。前者的形象塑造為安樂椅偵探,是智者表徵;擔任後者求知者角色的是稚氣未脫、見解獨到的19歲青春女大生。故事的推演就由倆人遭遇的日常謎團為開端,藉由見微知著的落語大師洞悉真相進而解惑。

不知是不是因為北村薰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文學系的關係,所以《空中飛馬》一直瀰漫濃厚的風雅氣息。博大精深的文字創作再加上男主角職業設定的落語文化,更能體現出滿滿的古典風格。

雖然未曾研究過日本的落語藝術,但我偶爾會在其他日本小說中耳聞。第一次知道這詞彙也是在伊坂幸太郎的《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》中。

落語即類似中國的單口相聲,是日本傳承已久的傳統技藝。落語家的等級從高至低依次為「真打」、「二目」、「前座」,表演者會搭配服裝、音樂等,為故事考就。

講完背景,那我接下來就開始談由五個短篇組成的《空中飛馬》。

〈織部的靈魂〉:神情哀怨的古代男子時常出現夢裡。我未曾見過對方的肖像照片,但他卻是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?難道真是轉胎投世的記憶作祟?

相似的主題在東野圭吾《偵探伽利略》的〈脫離〉和《預知夢》的〈夢想〉都曾出現過。不是異曲同工,而是他們同樣在探討我們至今仍無法解釋的神祕事件──為什麼對沒發生過的事會感到似曾相識?在夢裡出現的人為何會從現實中出現?真有不可知力量在運作嗎?人是不是會靈魂出竅?即使本篇沒有費解的死人與華麗詭計,但對於夢的解析、童年經驗卻有深刻獨特的詮釋。

〈砂糖大戰〉:三位獨坐咖啡館的女孩不僅沉默,還詭異地拼命往紅茶裡加糖。她們這麼重複做的動作有何用意?難道只是嗜甜?

運用「黑即是白,白即是黑」的理論,巧妙融合東西文化,將《馬克白》裡的三位女巫比喻成三個少女。整體來說文學兼具趣味。算是不可為的惡作劇。

〈核桃中的小鳥〉:跟朋友相約踏青旅行時,車上的椅套竟不翼而飛了!是被誰偷走了?而在山上巧遇的小女孩,為什麼傷心哭著呢?

以錯覺的手法矇騙無辜者,牽引出令人鼻酸的真相。情節中帶點悲傷。

〈小紅帽〉:每到星期天的晚上九點,身穿紅衣的小女孩就會出現在公園裡。她時常一動也不動地站著。轉眼間消失不見的她是在等人?還是有其他目地?

如果光看大意,會以為這是靈異結合童話的鬼故事,但這卻是名符其實的社會悲劇──現代人的寂寞。以小紅帽和大野狼之間的連結作為男女情感的隱喻,精闢卻令人不勝唏噓。

〈空中飛馬〉:聖誕夜前夕,騰空消失於夜裡的木馬為何會在隔天早上出現?難道真如他們所言「飛上天了」?

基調是五篇中最溫馨真摯的,會覺得每個人都好可愛,連謊言都醞釀著幸福。

再來說個大前題,性喜腥羶色的起司貝果很少接觸平淡樸實的翻譯書,除了人物傳記和意思意思看過櫻庭一樹的《GOSICK》外,印象中好像也沒看到其它....。

呃.....該怎麼說呢?確實,這類聚焦於支微末節的口味說來的確清爽自然,但我卻總覺得閱讀過程中「少了點什麼」,心頭像有顆搔不到癢處的腫瘤沉甸甸壓著。是有眼無珠都好,慧根不夠也罷,我始終騙不了自己看得過癮。

不難看,但不是我的菜。

這,就是從來沒人說我是氣質少女的理由。(疑~結論是這樣下的嗎?)

 

引申閱讀:無 

 

, , 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♀ 斯巴達棒棒糖 ♂

起司貝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