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坂幸太郎《蚱蜢》 書名:蚱蜢

 譯自:グラスホッパー

 作者:伊坂幸太郎〔いさか こうたろう x Isaka Kotaro , 1971 ─〕

 譯者:王華懋

 類型:推理|犯罪

 出版:獨步文化|2007年06月08日

 連結:博客來

 不負責任の私人評分表:「水準之上」★★★☆

 

文/起司貝果

如欲轉載、引用請先告知且註明出處和作者。

萬事具備只欠東風:

  • 蚱蜢(Grasshopper),又稱草蜢。屬直翅目錐尾亞目草食性昆蟲。後翅呈半透明,體色為綠色,會因環境密度高、食物短缺等因素改變體色、行為和生活型態,變異為成群結隊掠食的蝗蟲。

 

※ 黑色區塊即涉及重大劇情內容,請斟酌反白。其餘皆可安心觀看服用 ※

《蚱蜢》不是昆蟲百鑑讀物,內容絕不是在教你怎麼分辨竹節蟲與黃蜂的差別,反而,它是本不折不扣殺手悲歌,主要詳述殺手內心世界的剖白書──詭異、不合邏輯、充滿想像力,但卻仍會抓住讀者心思,讓人一股腦跌入而不可自拔。

我記得,九把刀有一長串落落長專寫殺手故事的書叢,內容當然不用我多說,有興趣的人自會去拜估狗大神。既然提起,就免不俗要比較一番。雖然《蚱蜢》和九把刀的《殺手,XXXXXX》都很有電影式畫面,也備有引人注目的緊湊刺激情節,但是兩者隱含的文學深度卻大不相同。九把刀的殺手系列你可能不用去想為什麼他要做這件事、為什麼他會說這句話、為什麼要這樣就能怎樣,只要你乖乖聽從作者安排,就當作是在做雲霄飛車,好好享受過程帶來的娛樂即可。可是伊坂幸太郎的卻不行!你得接受輕描淡寫筆觸中的悲哀,那種悲哀不一定是驚世駭俗的悲劇所造成,它有可能只是說不出味道的深沉無奈,刺扎著內心按鈕,引起對社會、家庭或自我認同的疼痛。

如果光從書名,一定有人不懂伊坂幸太郎的書到底是在講什麼。靈異?奇幻?古代?溫馨?還是恐怖通通毫無頭緒。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?在講鴨子品種還是介紹投幣式置物櫃?重力小丑?是小丑會飛的故事?還是反駁牛頓理論?蚱蜢?什麼?!這……什麼跟什麼啊!你一定會有以上內心戲,覺得作者是在惡搞、故意想玩出趣味。但是,只要看過他的作品,你就一定會知道伊坂幸太郎取名不是在胡謅亂蓋,而是有真憑實料的巧思和典故。這時,你也不得不好奇這人的腦袋到底是裝了什麼!

翻了幾頁(實際上是翻完),你可能才會發現《蚱蜢》裡根本沒提到蚱蜢。(嘎?!就跟你說了這不是昆蟲百鑑讀物了嘛!)

《蚱蜢》主要在比擬人類群居社會,探討我們是不是會因為自我空間過度壅擠、受到壓迫,就進化成攻擊性強、酷愛劫掠城池的恐怖蝗蟲,只要過境就會將周遭榨乾,變成殘暴、噬吃同胞的可怕怪物。

在《蚱蜢》裡的主角──鯨、蟬、槿,連懦弱無能的鈴木等人都是自我價值觀扭曲的生物。他們大多與群體過著冷漠疏離的生活,對於犯罪能誘發的惻隱之心、同情、罪惡感、羞恥等正常人所應有的情緒皆/試圖無反應。什麼是犯罪動機?不!這對殺手來說只是職責,是有人交代任務就必須盡責的工作,就好比上司要你泡茶、不用去管這件事是否合理公平,只要能合乎利益,就算是同事要你幫他宿醉說謊、就算是客戶要你接送他小孩上下學、就算是討厭的主管言語騷擾,你都得硬著頭皮忍耐。

關於這點,《蚱蜢》還小小幽了法國電影《終極追殺令》一默。殺手是不能有任何原則標準的。不能殺婦女、小孩?這是在說笑吧?

《蚱蜢》是由三個主角輪流以接力方式說故事的架構,一開始從失去摯妻的鈴木打先鋒,然後是貴為殺手界菁英卻又能看見亡靈的鯨,再來由擅長滅門血案、殺人技巧神出入化的蟬殿後。這些人不管是為了樂趣、復仇或職業操守等理由殺人,他們都必須過著與常人不同的生活,得避免良心審判、捨棄道德反噬等等.....遊走於黑暗邊緣的殺手須要承受各式各樣的煎熬,無法信任他人、情感交流,是個非常孤獨的職業。

在現今社會,大多數的人都無法忍容犯罪行為,不管是不是情有可原、迫於無奈,即使是基於人情可諒解的範圍,犯罪者還是得面臨與論壓力接受法律制裁。或許是因為書本終究只是幻想、不是現實,或許是因為伊坂幸太郎賦與這些罪人掙扎的內涵,淡化惡業的罪無可赦,所以才使讀者容易理解他們作為並給予同情。

 

引申閱讀:

伊坂幸太郎《終末的愚者》終末的愚者/伊坂幸太郎

 

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♀ 斯巴達棒棒糖 ♂

起司貝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