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槍

 譯自:銃

 作者:中村文則〔なかむら ふみのり x Nakamura Fuminori , 1977 ─〕

 譯者:陳系美

 類型:犯罪

 出版:臺灣商務印書館|2012年12月01日

 連結:博客來

 不負責任の私人評分表:「水準之上」★★★☆

 

文/起司貝果

如欲轉載、引用請先告知且註明出處和作者。

萬事具備只欠東風:

  • 《槍》是本名軸見文則於〈新潮〉2002年11月份首次出刊的處女作。當年,並以此書獲得新潮社新人賞受賞,及入圍隔年第128回芥川賞候補。
 

感謝 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試讀機會

 

※ 黑色區塊即涉及重大劇情內容,請斟酌反白。其餘皆可安心觀看服用 ※

你曾有想將某人/物不顧一切占為己有的衝動嗎?無論它是權力、金錢、美女抑或僅只於一張海報?

那種莫名強烈的佔有慾來得蓬勃高漲,深深蠱惑了你。你不知道為什麼非得到它不可,但「好想要」、「這是我的」念頭盤據內心,令你忍不住心跳加速、手腳發顫站不住腳。周遭發生的一切似乎變得模糊、突兀又荒唐,但極欲得到它的渴望卻又如此清晰,足以令你忘卻其他。

你感受到心室被掐緊般地痛楚,即使恐懼、懷疑,明知那東西不該屬於你,但還是控制不了將它據為己有的慾望,就為了體會世俗都不再重要的那種狂喜。

在現實生活中,我不敢說每個人都會像主角那樣有戲劇化的心理轉變,可是我相信大多數的人或多或少都曾面臨過理智與情感的拉扯。而在《槍》裡,主人翁面對的這股誘惑不是人物,而是──手槍;一把握來沉重、森冷,並且泛著黑銀色光澤、刻著細膩輪胎形網紋及馬匹,致命卻又絕對攝人存在的手槍。

和時下許多年輕人一樣,就讀大學的西川會搞聯誼、社交、糾結於男女問題。性格和善也頗得女人緣的他看似與一般普羅大眾無異,但內心卻隱藏不欲人知的另一面。其實,他真正性格是個內心無比空洞,覺得生活過得極為無趣、對萬物抱持著漠不關心態度的冷淡男大生。

某天,在深夜的荒川,他撿到了,不!或許該說偷了一支手槍。剛開始的他只是由著興奮驅使,並沒有設想太多,就和他為人處事原則──不喜深入思考、對事物做出評價一樣。因為好奇,他踏出許多人不敢涉險的第一步,伴隨緊張不安而來的,是一種自恃高於他人一等的狂妄與優越。

持槍期間,他不斷保養、擦拭、細心呵護著手中的虛榮象徵,漸漸地,與槍的連結越顯緊密、共存。從開頭「掌控」到後期的「依賴」,他與槍的關係反客為主,逐漸被其支配。

對西川來說,槍是媒介,讓他有了背離現實環節的出口。藉由和他人與眾不同的體驗,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和對控制感的麻痺,犯罪意識就和吸入毒品的癮者一樣,淡薄而不可撼動。

所謂的「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」即是彰顯這個道理。

只要人一旦任由惡意蔓延,道德也會跟著崩壞,就如同主角到最後付諸執行的那刻,他說的那句,既似疑惑又像宣告的話語。

被壓抑的慾望其實早在不知不覺間,慢慢侵蝕了界線。那條名為善的分嶺。

 

引申閱讀:無

 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♀ 斯巴達棒棒糖 ♂

起司貝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