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耶雄嵩《獨眼少女》 譯自:隻眼の少女

 作者:麻耶雄嵩まや ゆたか x Maya Yutaka , 1969─

 譯者:邱香凝

 類型:推理

 出版:新雨│2013年08月09日

 連結:博客來讀冊生活

 總結:啊!果然完全猜錯了!看其他評論時,請小心防雷。

 不負責任の私人評分表:「水準之上」★★★☆ 

 

文/起司貝果

如欲轉載、引用請先告知且註明出處和作者。嚴禁鑿盜圖文,違者必究。

萬事具備只欠東風:

  • 一般而言,左腦與右腦各自掌管不同的功用與機能,左腦司語言,也就是用語言來處理五感(聽、視、嗅、觸,味)訊息,主要控制著知識、判斷、思考等理性層面,與顯意識有密切關係。而右腦主管本能,習慣將收到的訊息以圖像處理,因此可快速地處理大量資訊(如心算、速讀)。相較而言,掌控感性的右腦控制著自律神經與宇宙波動共振(第六感、念力、直覺、透視力、靈感、夢境)等,和潛意識也較為相關。
 
 
 感謝新雨〈新雨〉提供試讀機會

 

※ 灰白色處即涉及重大劇情內容,其餘皆可安心觀看服用 ※

前陣子,起司貝果方才看過「妖怪型」推理作家──京極夏彥以「京極堂」為名的一系列小說,猶記得當時對書中的變態情節、陰驇氛圍感到不寒而慄。

想像力豐富的我,除了對殘酷的行凶畫面多作聯想之外,也總為角色們扭曲的心理膽戰心驚。

《獨眼少女》與上述的《姑獲鳥之夏》、《魍魎之匣》、《狂骨之夢》等書性質大抵相同,也都採用近似性格的主角群,如精明的偵探與懦弱的主述者;其連續殺人案件也處理得極其兇殘、毫不手軟。往往,一個純真、無辜的小女孩,動輒就被冷酷的作者賜死,判以斬首示眾的酷刑。

只不過,比起「京極堂」系列的古書店店主、神主兼驅魔師的中禪寺秋彥,身穿古服水干、左眼閃動翡翠光芒的美少女偵探──御陵美影,能力倒是讓人存疑。除卻年紀是一大原因,其次則是資歷的明顯不足。

雖然「第二代」美影承繼母親遺名,亦隨著父親周遊四方,但畢竟,這窮鄉僻穰之地所發生的謀殺案是她初出茅廬的出道作,所以讀者也就不忍苛責連連出錯的推理與輕縱犯人,殊不知.....這正是麻耶雄嵩刻意安排的最大圈套

「須輕」是自古以來擁有神秘力量的顯赫一族,因遠古的擊龍之力,被栖苅村一帶奉為神明般的存在。

由女系一脈代代相傳的血統,讓琴折一家得以維持龐大的勢力。而一個擁有私人理由的年輕男子種田靜馬,因故舊地重遊,來到坐落村落附近、默默無名的「琴乃溫泉」。休憩期間,非但誤打誤撞捲入血腥懸案,也與自稱能洞悉一切的少女偵探攜手合作緝凶,因而種下未果的緣分.....。

以上,是《獨眼少女》第一部內容,約莫佔據全書三分之二。而略帶哀傷的結尾,與其後相接的第二部環環相扣。為免破壞閱讀樂趣,在此也就不再贅述。

寫《獨眼少女》的時候,我想應該有很多人心情和我一樣複雜,都有種極欲分享他人卻難以下筆的感覺。不僅是深怕一個不小心,洩漏作者大費周章設置的謎底,毀壞整個布局,也是不知該從何處著眼,推薦如此擺明挖坑讓人跳的「詐欺」小說!

不知道各位對道尾秀介的作品熟不熟悉?因為《獨眼少女》在描述層面上,其實取巧的部分和他擅用的手法有些類似,都給人種不盡公平的感覺。

確實!《獨眼少女》的梗很大膽、新穎但其創作方向卻和東野圭吾的《惡意》有異曲同工之妙,皆建立於敘述者不誠實的條件上但即便如此,我還是沒能預料到後續發展。這回馬一槍螫得我驚愕不已,也差點直喊完全犯規!

但冷靜想想,以十八年載光陰,劃分出新舊兩代的《獨眼少女》,延續下來的不只是傳統,更有相似的兇殺背景及殺人手法,這些,都明確暗指故事「內有隱情」。

僻靜的村莊、亙古的傳說、大宅底下的暗潮洶湧,這些一向都是謀殺案容易出現的環節。尤其各懷鬼胎的家族成員,更讓有「誰都可能是兇手」的刻板印象。這觀念根深柢固,也就容易被人所利用。

隨著劇情開展,盲目跌入「自以為是」幻境的我們,對書裡的句斟字酌盡信,也容易就掉入「請君入甕」的精心陷阱,讓人產生宛如被欺瞞的不甘。

其實,《獨眼少女》會獲得那麼多大獎不是沒有原因,它讓人驚豔的地方不在於詭計的高深莫測,或是犯罪手法的推陳出新,而是那一再翻轉的推理過程,交雜著救人未逮的悔恨,以及兇手狡獪的欺敵之術。每每讓人以為這是最後的推斷了,但又有另一波高潮迎來。因此,在前半部解謎時,我總有種兇手怎麼可能那麼厲害的違和感,不但能神機妙算猜中別人想法、行動,也聰明到能做出好幾個假餌引人上鉤。但是,這些微妙的缺陷,卻也在後半段「真相大白」時消散。一開始看似抽絲剝繭的連盤錯誤推理,反過來想,就變得合情合理。即使最後我仍稍嫌動機薄弱,但卻無法否認這確確實實是成功的一步險棋。

 

不合理的反面就是一致性...。

 



 

延伸閱讀

 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♀ 斯巴達棒棒糖 ♂

起司貝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