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在台北的最後一天,

陪我度過的,是一只行李、幾個祝福、和破舊房間。

我拒絕狂歡念頭,

打算將自己埋在時間裂縫裡,

想著你說過,假設沒有存在的必要

想著當時問的那個如果,

如果說,我們還有很多以後,

那你怎麼還會選擇離開我?

文章標籤

起司貝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