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若妮卡.羅西《永無天日》

 譯自:Under the Never Sky

 作者:維若妮卡.羅西〔Veronica Rossi〕

 譯者:張定綺

 類型:奇幻

 出版:大塊文化│2013年11月27日

 連結:博客來讀冊生活

 總結:兩造世界和以原始人為雛形這兩點都很有特色,且沒有太多天馬行空的環節。

 不負責任の私人評分表:「水準之上」★★★☆

 

文/起司貝果

如欲轉載、引用請先告知且註明出處和作者。嚴禁鑿盜圖文,違者必究。

萬事具備只欠東風:

  • 根據考古學研究顯示,直立人〔Homo erectus〕在一百萬年前就能用火,從早先能保留自然界的火種開始,到慢慢以鑽木取火或敲擊燧石等人工方式,學會烹飪、照明、驅獸等技能,時間歷經數十萬年,但約莫四十萬年前,人類用火才算普及。

 

感謝 大塊文化 提供試讀機會

 

※ 灰白色處即涉及重大劇情內容,其餘皆可安心觀看服用 ※

《永無天日》的故事以雙重視點描述,帶出男女主角各自南轅北轍的兩個世界。維若妮卡.羅西設計這個的用意是很有對比性的,非但能立體、生動描繪出截然不同的生態,也為兩者的互動增添許多張力和趣味。比方說,屬於外界人的這一方,暴露在毫無遮掩的自然界,首當其衝必須面臨地就是惡劣環境的壓迫,他們不僅得提防流火風暴的無情襲擊,還要設法在野獸、烈焰環繞的嚴苛條件中生存,舉凡農務、打獵、交易等維生工具,凡事都得靠自己的雙手去打造。從開頭被戲稱為「死亡工廠」一事中,就可看出被屏蔽在安全範圍的外頭,是多麼可怖的一件事。

另一方面,由一小群菁英分子在災難之初即創立的密閉城市,則被眾人視為烏托邦的完美世界。在這裡,好幾個圓頂館各自獨立,能源源不絕提供充足的糧食、氧氣,和休閒醫療等設備。剛開始我想,這些被命名為夢幻、極樂的城市,住民會不會悠哉得太離譜些?為什麼沒人勞動賺錢,就能享受這一切呢?好像定居者只要透過智慧眼罩看圖像世界,什麼都不用考慮,也都足夠了。

後來,在仔細思考之後,我卻發現作者這樣的安排確實有其合理處。先不論科技如何達成好了,如果你在一個衣食無虞,無需擔驚受怕疾病、死亡、飢餓帶來威脅的地方生活,你率先該重視的是什麼?若你同時又被限制了行動自主性呢?是不是會想經由心靈遁逃,以規避這麼大量的剩餘時間?於是,這些無異於溫室中存活的人們,就讓虛擬世界於焉誕生在日常了!

這項先鋒的科技,表面上帶來了高度文明,讓這些人得以站在高高在上的角度,嘲笑、懼怕外面的野蠻人,不過暗地裡,卻也無形中暗藏更大的危難。作者在這個地方安插了點巧思,讓整個劇情有了能夠自圓其說的轉圜處,也能吸引著讀者進入下一段未知的冒險。

從我剛剛說明的特色中,你應該也能夠想像出《永無天日》不落俗套的特點在哪裡。它所強調的求生本能,是我們值得深思的一點,也是整本小說亟欲表達的重心。有意思的是,這也是潮族的游隼,與看似脆弱卻懷藏勇氣的詠歎調之所以能激盪出火花的原因;在種種危機下,本來相看兩相厭的他們為了共同的目標,逐漸了解到對方的歷史、思想和社會運作模式,這些都並非只是像教科書或以訛傳訛的傳聞那般簡單,也讓兩人的情感連節有了理由,並增加不少說服力。

此外,另值得提起地是,《永無天日》有許多地方都自過往的原始部落取鏡,例如說,以前若想統帥一方,領導人要靠的是驍勇善戰的作戰長才,以及給予族民溫飽的能力,同樣地,這項特徵也運用在小說裡:想要當上血主,你就必須得擔當一面,能提供給他們必要的物資和足夠的保護。但如果,這時有反抗者呢?那就和成獅競爭地盤時的處境類似,挑起爭端的人必須得當整個部落的面向對方挑戰,只要成功,就能獲得地位、敬畏和愛戴,若反之,敗陣的一方則必須接受失敗者的恥辱,被驅逐到外地自生自滅;甚或,更有力量的領袖,亦可以選擇自己建立一個新部落。不過,在外面適者生存的世界,這種現實是很殘酷難捱的,《永無天日》也藉由淪落到野外極端不同世界的詠歎調,來讓讀者見證這種危險無所不在,可以隨時奪取人命。

跟達文西的進化論一樣,物種為了不被淘汰,所以得再進化以適應瞬息萬變的世界。這些被視為退化的野人,在險惡的環境中卻逐漸培養出敏銳的感官,所以也才出現了諸如靈視者、靈嗅者、靈聽者這些不可多得的異能者。然而,這些倚恃著代代相傳的強大血統,是極為珍貴的資源這件事,彷彿也預告著男女主角戀情的多舛,讓人不禁期待後續二部曲發展呢!

 

有時候,人就是對最愛的人最殘忍。

 

影片 



 

 

延伸閱讀



 

黛博拉.哈克妮斯《魔法覺醒2:血魅夜影》 書評:《魔法覺醒2:血魅夜影》承先啟後

 

, 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♀ 斯巴達棒棒糖 ♂

起司貝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